咨询,就免费赠送域名与服务器,咨询热线:18670727589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我要看香港东方心经黄大仙马报 >
推荐内容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8670727589
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外光锥专访丨国中创投施安平详解国家中小企业

作者/整理:admin 来源:互联网 2018-12-16

每经记者 李蕾    每经编辑 肖芮冬    

2015年9月,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总规模600亿元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。2016年6月24日,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只实体基金正式运营,规模达到60亿元,其投资思路和业绩表现都备受市场关注。

两年多时间过去了,这只基金情况如何?它的发展思路又有哪些不同?

近日,这只基金的掌舵人——深圳国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国中创投)首席合伙人、CEO施安平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的专访,详细阐释了这只基金的投资逻辑和业绩表现,也在业内首次揭开了这层略显神秘的面纱。

除此之外,施安平还深刻剖析了股权投资行业当前面临的募资难、投资贵、退出更难等三大痛点,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之道。

首只实体基金成绩单:两年投资104个项目、规模29.6亿

在采访中,施安平半开玩笑地称自己和团队为“个体户”。两年前,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只实体基金在深圳成立,委托由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深创投集团)和基金管理团队共同发起设立的国中创投进行管理。彼时,还担任深创投集团副总裁的施安平辞去职务,“砸掉自己的饭碗,下海管这只基金”。

也正因如此,和其他国家财政出资的基金相比,这只基金团队和决策机制都显得更为市场化。施安平表示,“我们的决策效率很高,完全按照市场标准来执行,主要考虑的是多支持中小企业、体现社会责任,尽量去扶持一些边远的经济欠发达地区,在那里多挖掘一些支持型项目。”

据了解,成立两年多以来,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只实体基金一共投资了104个项目,金额达29.6亿元,主要投资符合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方向。由于基金成立的初衷之一是支持中小企业发展,因此也更加注重对中小企业早期项目的投资。目前,首只实体基金对种子期、初创期中小企业的投资金额占比已经高达73.2%。退出方面,施安平介绍,第一批投资的项目已有4个通过并购、IPO等方式实现了退出,平均收益率为290.74%。

另一方面,社会效益也是这只基金所重点关注的。施安平透露,在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只实体基金中,中央财政出资占四分之一,其余则来自民营企业等社会资本。在其投资104个项目的同时,也撬动其他社会资本继续追加投资了170亿元,且总共创造利润30亿元、累计上缴税收15亿元、新增4万人就业。“所以说,这只基金既有经济效益,又有社会效益。”

股权投资三大难点:募资难、投资贵、退出更难

面对2018年“资本寒冬”的说法,施安平坦言,当前的股权投资市场确实面临三个痛点,“第一,募资难;第二,投资贵;第三,退出更难。这三个难点不解决,要想发展股权投资是难上加难。”

在分析募资难的问题上,施安平表示,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在LP结构上有先天不足。“发达国家地区的股权投资LP出资人大部分是机构,在中国则相当一部分是以银行理财产品为代表的‘短钱’。由于结构的不同,造成资金的诉求就变了,越是‘短钱’越希望见效快。而风险投资的规律是长期投资、价值投资,美女抵抗入侵动态,耐得住寂寞,甚至还要经得起波动。”

而投资贵,主要是因为这个行业最基本的价值投资规律被破坏了。施安平指出,股权投资是一个非常专业、门槛也很高的行业,“永远是少数人干的,不可能全民PE”,而大量玩家涌入的直接后果就是良莠不齐。

他举了个例子:国中创投此前刚刚完成一个项目的尽调,基本框架都谈定了,结果有机构“半路杀出”,连尽调都不做,直接涨价50%把项目拿下。“这些乱象,客观上助推创业者被这些不讲规矩的投资人抬高了心理预期,让自己和行业都变得更加浮躁,项目估值出现不合理的虚高。”

退出难,主要还是退出渠道不够畅通造成的。施安平感慨,“建立资本市场的根本目的是要为企业直接融资服务。股权投资是九死一生,我们冒着很大的风险,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个企业,却因为这方面原因上不了市,太难了。”

解决之道:要鼓励市场化母基金发展

针对上述提及的三大难点,施安平也结合自己的实践和观察提出了解决方案。

例如,对于募资难,要鼓励市场化母基金的发展。“鼓励市场化母基金,还有包括家族信托等机构投资者的发展,让更多市场化合格机构投资人出现,从而避免过去LP都是银行表外资产、个人理财的情况。这是从根本上解决募资难问题的方法。”

投资贵方面,则要教育创业者回归本质,认识到并不是估值越高就越好。在他看来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股权投资市场进入寒冬也是好事。“它会教育创业者端正自己的心态,回归到创业企业自身的价值上,但投资贵这件事需要整个行业共同努力解决。”

而说到如何解决“退出更难”的问题,施安平谈到了近期行业最为关注的科创板。他表示,尽管科创板只是一个板块,但是示范效应是非常明显的,在探索资本市场改革的过程中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。“(科创板)具体的条件、标准、监管等制度还在制订过程中,我们非常希望借助这个契机,给市场带来新的繁荣起点。”

“随着创业者心态的回归和市场向好,经过一轮洗牌,一些机构会被洗出去。在这几个大的背景条件下,2019年真正坚持价值投资、理念坚定、专业能力过硬、增值服务能力强劲的投资机构,将迎来黄金投资期。”施安平总结道。